漫畫來自英國“FT中文網”。
  中新網12月19日電 據“FT中文網”19日發表評論文章稱,近幾年來,德國一直被稱為歐洲單一貨幣的反面角色,德國總理謹慎的改革也備受指責。但默克爾作為謹慎的領導人,在適應全球化方面,德國比大多數國家做得都好。文章還指出,歐洲要維持繁榮以及自由的政治秩序,最有希望的做法就是接受變革的需要,真正威脅歐洲的是歐洲本身。
  文章稱,如果你處在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位置,這個世界看上去一定很混亂。由於德國公司在全球市場上的卓越表現,德國總理在國際上一直受到抨擊。如今,批評者指責默克爾在經濟改革中退縮,而這種改革正是德國企業取得成功的基礎。
  近幾年來,德國一直被稱為單一貨幣的反面角色。主流說法是,柏林拒絕救助歐元區陷入困境的外圍國家。德國不同意發行歐元區聯合債券。德國巨額經常賬戶盈餘導致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及其他國家陷入嚴重通縮。貨幣聯盟出現問題並不是較弱經濟體的錯,而是因為德國的超級競爭力。
  報道認為,這些說法是錯誤的。希腊的問題更多地是因為本國政府不能有效治理,而不是因為梅賽德斯(Mercedes)和寶馬(BMW)能夠生產真正的好車。西班牙和愛爾蘭房地產市場從繁榮走向蕭條與德國機械行業的技術水平沒什麼關係。意大利就不用說了。而法國對過去仍然不肯撒手。
  德國可以、也應該採取更多行動以刺激國內經濟。緊縮有時候是必要之惡,但也不應該迷信它。每一輪救助行動,默克爾總會拖到最後關頭,大大增加了穩定單一貨幣的成本。更廣泛地說,如果債權國和債務國都能承擔一些責任,就能更好地應對國際體系的不平衡。
  不過,即使德國經濟變得更為強勁也只會帶來很小的影響。德國增長略微提速不會切實地減少歐元區南部國家進行財政和結構調整的痛苦。即使是慶幸本國不在歐元區的英國政治家也不得不分擔危機之後的痛苦。
  現在來看看國際社會對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s)與反對黨社民黨(Social Democrats)所簽署協議的反應。這項協議被認為能夠為大聯合政府提供政策方針。
  就算是最欣賞德國的人也很難用鼓舞人心來形容這一協議。使之登上頭條新聞的因素分明帶有一種老套之感。在社民黨的堅持下,德國將實行最低工資標準,就業時間最長者將提前退休,高齡母親將獲得更高的退休金,工人們也能維持就業保障。
  如果說這些措施將產生明顯可以察覺的影響——協議上關於這些承諾的措辭比媒體上所說的更加謹慎,留有餘地——那麼它們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放鬆財政緊縮並推高工資。換句話說,它們應該會增加內需,略微降低德國工業的競爭力。
  不出所料,德國央行和德國雇主們對這一系列措施發表了苛刻的意見,但默克爾本來可能希望在國際上得到些許稱贊——國際上呼籲德國實行更具擴張性的政策——結果根本不是這樣。
  英國一家雜誌的社論就將默克爾的讓步描述為社民黨的“左傾計劃”。該雜誌批評說,德國生產力增長速度還不到西班牙的一半。最近幾年,歐洲國家中就數德國的改革最少。文章似乎是說,柏林應該著手新的改革,再次拉開與歐元區其他國家之間的競爭力差距。正如我所說的那樣,默克爾肯定是要徹底混亂了。
  實際上,聯合政府協議的意義不在於它給德國開了什麼藥方,而在於它對一種更廣泛存在的病癥的描述。歐洲謹慎得過了頭。全球化已經徹底改變了世界,歐洲的反應是假裝沒有這回事。
  長期性的風險厭噁心理阻礙了整個歐洲大陸的決策。在德國的體現就是高儲蓄率或者是核電站的關閉。厭惡風險也是法國止步不前的關鍵原因,法國政治家和選民的作為似乎在說他們可以讓世界停止,然後跳下來。法國人為什麼要關註其他地區的動態呢?
  本國人和外來人的心理引發了民族主義者對“搶飯碗”移民的不滿。據稱自由遷徙的英國人受到過時的規劃法和頑固既得利益的牽制。戴維•卡梅倫(David Cameron)的政府甚至害怕擴建倫敦過度擁擠的機場。
  歐元並沒有讓歐洲人過上好日子,有趣的是,它讓現代化和停滯不前之間的選擇明朗化。財政赤字很重要,單位勞動成本也是。然而,歐洲真正缺失的,是有意願開拓新方向所將帶來的經濟活力。
  厭惡風險是很好解釋的,在生活水平相對較高、人口趨向老齡化階段就會產生這種心理。但這並不能降低其危險性。作為與不作為都是一種政策選擇。歐洲要維持繁榮以及自由的政治秩序,最有希望的做法就是接受變革的需要。默克爾是一位謹慎的領導人,但在適應全球化方面,德國比大多數國家做得都好。真正威脅歐洲的是歐洲本身。  (原標題:評論稱真正威脅歐洲的是其本身 應接受變革需要)
創作者介紹

花蓮民宿易樂網

cs16csof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