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兒童使用安全性未確立’的藥物通通停掉的話,兒童醫院就可以關門啦!”上周六,南方都市報和廣東科學中心合辦的小谷圍科學講壇,迎來廣州婦女兒童醫療中心藥學部主任、主任藥師何艷玲。一場關於兒童用藥安全的講座,吸引眾多家長到場。何艷玲介紹,我國3500多種藥物製劑中,專供兒童使用的僅60種,而兒童用藥的安全性臨床研究主要靠“舶來”。目前,不合理用藥集中在抗菌藥、糖皮質激素、解熱鎮痛藥幾類,其中抗生素不合理使用率達到52 .62%!
  新生兒藥物不良反應率24%
  “我國兒童藥品不良反應發生率很高”,何艷玲說,我國的公立醫院都會將臨床上出現的藥物不良反應上報,對這些信息的統計顯示:每100個成人中,有近7個人(6.9%)會對藥物產生不良反應;每100個兒童中,會有近13個(12.9%)有不良反應,新生兒中,這個數字達到了24個(24.4%)。
  何艷玲認為,雖然十幾年來經歷了極大進步,但現有的藥品供應仍不能滿足兒童患者的需求,“十幾年前,藥房的藥櫃多是一個個小格子,擺著一瓶瓶的片劑,現在全部是敞開式的,我們的藥品琳琅滿目,口服液、顆粒劑這些適合兒童的劑型越來越多,但還是沒有辦法做到兒童的專藥專用,很多藥是把成人的碾碎了以後分劑量給孩子用”。
  這背後又有這樣一組數據:我國3500多種藥物製劑中,專供兒童使用僅60種;95%以上藥品沒有兒童用藥安全包裝,不配備專用量器;4000多家藥廠,可以生產兒童藥的僅約100家。“很多企業不願意生產兒童藥,因為量少、賺錢又不多,一粒藥吃一天都吃不完,沒有多少利潤,國家在定價體系中,也沒有因為量小就會給你特殊的價格貴一點。”
  一半抗生素使用不合理
  何艷玲介紹說,現在不少藥品已考慮到兒童使用的安全性,但僅限於藥品說明書上模棱兩可的說明:“安全性未確立”、“尚不明確”、“不推薦使用”……何艷玲認為,這是中國兒童用藥總體上缺少安全性及有效性方面的臨床資料導致的。
  “當初婦兒中心剛剛合併成立時,針對這種情況,有人就說,那乾脆把所有‘兒童不推薦使用’的藥通通停掉,行不行?我就說,要是這樣,我們兒童醫院就可以關門了。”何艷玲說。
  這是否意味著中國兒童處在非常危險的用藥境地?何艷玲認為,國外的研究已經提供了大量可靠數據,只是針對國內孩子的研究還跟不上。西藥的發展基本來自西方發達國家,英國、美國的兒童處方集都提供了大量可靠的數據,這些資料大部分是可以通用的,但一些藥在中國兒童身上的表現,還是有必要做大規模的臨床研究,畢竟人種不同、基因分型有差異,一些藥在體內的代謝也有不同。
  哪些藥物最容易用錯股亍⑻瞧ぶ始に亍⒔餿日蟯匆┑牟緩俠磧τ寐史直鷂�52.62%、41.73%、21.87%,這其中,兒童的不合理使用較為嚴重,尤其在基層醫療單位。
  對號入座
  這些用藥錯誤,你犯過嗎?
  病毒性感冒使用抗生素
  癥狀:一感冒咳嗽,吃點“消炎藥”(實際上是抗生素)就好了。在沒有明確細菌感染的實驗室檢查結果情況下,僅憑發燒體徵,使用抗生素,兒科常用大環內酯類、頭孢菌素類、青黴素類。
  醫囑:抗菌藥物都有其抗菌譜,只針對它的敏感菌群有效。使用前,需做細菌培養明確患者感染了什麼細菌,並做藥敏實驗,才能確定哪些抗菌藥物治療可能有效。而初期感冒,90%以上是病毒感染引起,使用對抗細菌的抗生素並不對症。當病毒破壞了上呼吸道和鼻黏膜後,導致細菌感染時,用抗生素才有用。感冒了,第一時間用抗生素,現在是不被大多數醫生所認可的。
  另外,抗生素本身有副作用。2006年的數據顯示,我國殘疾人6000萬,聽力殘疾占1/3,其中60%-80%為鏈黴素、卡那霉素、慶大霉素等中毒所致。抗生素的濫用,還使細菌產生耐藥性。“超級細菌”的出現,已成為當今感染性疾病控制面臨的難題之一,“青黴素發明之初,幾個單位都可以治病,現在要幾百萬個單位,抗菌效果也沒有以前好了”。此外,即使要用到抗生素,能口服就不用肌肉註射;能肌肉註射,就不用靜脈滴註;能夠一種解決,就不用兩種;不同感染,能用低級別抗生素就不要用高檔抗生素。
  重覆用藥或擅自停藥
  癥狀:把復方感冒藥和單功能的藥(如退燒藥)一起吃。退燒藥擅自“加量加次”;抗菌藥不吃完整個療程、癥狀一減輕就停藥。
  醫囑:要小心“復方”製劑,這些製劑往往含有針對不同癥狀的多種成分,若是幾種藥一起吃,就有可能在某種成分上服用疊加、過量。何艷玲建議,一旦遇到“復方藥”和其他藥一起吃,一定要把說明書掏出來,一個一個對成分,避免成分重覆,即使是醫生開的藥也要留意。
  用藥間隔時間一定要遵守。退燒藥,不能因為短時間內效果不明顯就擅自再次用;抗生素,一定要足劑量、吃完醫生開的一個療程,不能因為癥狀減輕就停藥,否則致病菌沒有清除完,很可能複發。
  一般有明確感染的,需要“治本”,一兩天是治不好的,“治標”的藥物比如退燒藥。熱度不再次升高了,就可以停用。具體的要咨詢專業人士,有些藥是不能長期吃的。
  濫用激素類藥
  癥狀:孩子一發熱,就隨意使用糖皮質激素類作為退燒,如地塞米松。小兒濕疹時,過度依賴激素類軟膏。
  醫囑:激素藥物最初發現時被稱為“美國仙丹”,現在被業內人士描繪成“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實際上,激素類藥物退燒作用明顯,但治標不治本,會遮掩發熱背後真正的病因,而且有副作用。
  一些孩子得濕疹,家長自己給孩子塗外用軟膏,見效很快,但塗到一兩歲後就出了問題,因為那種軟膏實際上就是一種激素,新生兒皮膚很嫩,大面積的塗抹也可使藥物成分入血,引起全身變化。
  “孩子的濕疹,可以通過清潔、保持乾爽來緩解,而不是通過長期的塗抹外用激素軟膏來解決問題。何艷玲提醒,許多對皮膚癥狀有立竿見影效果的外用藥,都是激素類藥,激素類藥的不合理使用率在我國僅次於抗生素。
  濫用靜脈輸液
  癥狀:有的患者主動要求輸液,認為病可以快點好。
  醫囑:開放輸液可能會迅速改善病情,但同時可能會承擔輸液反應不良後果。病情不是太嚴重時,可以先口服治療,我們人體免疫系統機能也可以充分調動,對抗疾病的侵害。
  過度使用退燒藥
  癥狀:孩子一發燒就使用退燒藥,體溫沒有降下來就反覆用。
  醫囑:過度使用解熱鎮痛藥退熱,可能過度出汗,進而導致虛脫。解熱鎮痛藥多數有肝毒性,不宜長時間、超劑量使用。
  怎麼對待小兒發熱?首先,發熱是一個正常現象,是機體本身抵抗病原微生物侵襲,適應內外環境溫度變化,保護機體的一種生理性防禦反應。發熱對人體有利有弊。它可以使白細胞內酶活性增強、抗體生成活躍、肝臟解毒功能提高等,但過熱會引起驚厥,對神經系統有損害。
  何艷玲推薦,3個月以內小兒發熱,盡可能採用物理降溫,不主張使用退燒藥。3個月以上的嬰幼兒,體溫要超過38.5℃才建議用藥,但每次用藥必須間隔4-6小時,連續使用也不能超過3天。兒童可使用的、比較安全的退燒藥,是含布洛芬、對乙酰氨基酚成分的,過去人們常用的安乃近、阿司匹林現在已不推薦使用。
  兒童消化不良腹瀉使用抗生素
  癥狀:孩子拉肚子,不少家長就以為是細菌感染引起的,先用上抗生素。
  醫囑:孩子長到1至3歲,生長速度稍稍減慢,智力發育迅速,但消化系統仍不完善,容易發生消化系統功能紊亂。這個時期,大便次數增多時(3次以上水樣便),就應儘早治療,糾正水與電解質失衡,預防脫水休克。但現在消化科的專家並不會首先認定孩子拉肚子是細菌感染,因為現在大多城市孩子生活環境很乾凈,家長照顧得很好,大部分腹瀉都是因為消化不良。
  濫用中成藥註射劑
  醫囑:中藥註射劑成分複雜,製劑純度不易保證,靜脈註射易造成發熱、過敏、過敏性休克。在我國,發生死亡的不良反應中,中成藥占了大部分,我國在2006年左右就叫停了魚腥草等7個中藥註射劑,這在中藥專家中引起了不小的爭議,現在許多醫院都儘量避免使用。
  聲音
  當初婦兒中心剛剛合併成立時,有人說,乾脆把所有“兒童不推薦使用”的藥通通停掉,行不行?我就說,要是這樣,我們兒童醫院就可以關門了。———廣州婦女兒童醫療中心藥學部主任、主任藥師何艷玲
  採寫:南都記者 李文 統籌:南都記者 嚴慧芳 陳實  (原標題:3500種藥物兒童專用藥僅60種)
創作者介紹

花蓮民宿易樂網

cs16csof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